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洁文化 > 清风时评
【清风时评】提升全球资源配置功能

■徐飞 陆亮亮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浦东新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3—2027年)》,明确要求“提升全球资源配置功能”。作为上海着力强化的“四大功能”之首,全球资源配置功能特指在全球范围内有效配置资本、劳动力、自然资源、技术等生产要素的能力,彰显城市发展全球化、创新性、高端化、开放性等重要特征。把浦东建设成为全球资源配置功能高地,是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必然要求。

发展逻辑

优质资本、关键资源、生产要素、先进技术、拔尖人才等全球高端资源是各个国家、各大城市争夺的焦点。近年来,纽约、伦敦、东京、巴黎、新加坡等大都市凭借其对全球战略性资源、战略性产业和战略性通道的较强控制力,拥有超越区域范畴、国家范围的经济社会影响力、引领力。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浦东乘着改革开放和经济全球化东风,从昔日泥泞不堪的“烂泥渡”蝶变成如今财富涌流的“聚宝盆”,巨变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注重吸纳、调动和配置全球资源。

当前,全球资源配置呈现一些新的发展态势。比如,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正在全力推动制造业回归,强化在高端产业和高端要素资源领域的先发优势,试图牢牢把握全球产业链、价值链高端。面对挑战,有必要以浦东新区综合改革试点为契机,以提升全球资源配置功能为牵引,营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创新生态,增强改革开放的创造性、整体性和协同性,努力实现从“开发区”到“引领区”的新飞跃,推动上海“五个中心”建设从“量”到“质”的提升。

一是加强改革举措的有机衔接和融会贯通,从要素开放向制度开放全面拓展,在浦东全域打造特殊经济功能区,加大开放型经济的风险压力测试力度。

二是充分发挥新型举国体制的制度优势和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找准政府和市场在推动科技创新、提升产业链水平中的着力点,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核心区。

三是以服务共建“一带一路”为切入点和突破口,积极配置全球资金、信息、技术、人才等要素资源,打造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核心区。

四是着力创造高品质产品和服务供给,不断提升专业化、品牌化、国际化水平,培育消费新模式新业态,打造面向全球市场的新品首发地、引领消费潮流的风向标,建设国际消费中心。

综合施策

新时代新征程上,要推进更深层次改革、更高水平开放,瞄准具有改革场景、具备率先突破条件的关键领域,破除资源自由流动障碍,增强对全球资源的吸附力、影响力和辐射力。

第一,推动新质生产力加快发展。

新质生产力,特点是创新,关键在质优,本质是先进生产力。它由技术革命性突破、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产业深度转型升级而催生,以劳动者、劳动资料、劳动对象及其优化组合的跃升为基本内涵,以全要素生产率大幅提升为核心标志。

新时代新征程上,要建构与新质生产力相适应的新型生产关系,包括一系列促进技术发生关键性、颠覆性突破以及促进技术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制度和体制。比如,支持在临港新片区建设全球离岸创新基地,探索主动融入全球科技创新网络的“离岸支点”机制。

全球资源配置功能不仅涉及生产要素的流动和组合,还包括对市场需求的响应和满足,以及应对各种风险和不确定性。要深刻把握全球资源配置的阶段性特点和任务,紧盯贸易、投资、跨境资金流动、人员进出、运输往来等方面的自由便利以及数据安全有序流动等领域,在制度型开放框架下探索全球资源流动的“共同语言”、新兴模式。

特别是,要防止政策的零散化、碎片化,避免出现“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现象;用好“先行先试”法宝,对妨碍资源自由流通的行为进行试验性治理,灵活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和经济活动的不确定性。

第二,抢占金融科技制高点。

在数字化、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时代,大量资源特别是金融类要素向虚拟空间快速集聚。浦东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承载区,必须打好金融科技攻坚战,抢占金融科技制高点。

一方面,发挥金融与科创联动优势,打通科技、产业、金融之间的合作通道;积极融入全球金融科技创新网络,主导或发起国际金融科技大科学计划,支持相关国际组织在沪设立总部或分支机构;支持高校、科研院所、金融机构等联合建立金融科技实验室,加强人工智能、区块链、5G等金融应用基础研究。

另一方面,推进金融双向开放,探索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实施路径。比如,做好本外币一体化资金池试点相关工作,提高跨国企业集团跨境收付便利度;稳妥有序发展期货市场,适时推出航运指数等期货品种在贸易结算、电商支付、碳交易、绿色电力交易等领域试点使用数字人民币,规范拓展数字人民币在财政资金使用中的应用场景;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加强中央与地方信息共享和协同监管,提升驻沪金融监管机构国际金融业务监管能力。

第三,构筑人才高地新势能。

提升全球资源配置功能,关键是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当前,具有国际视野、熟悉全球性市场定价权和话语权规则,能够参与全球治理的国际化法律人才和谈判专家以及具备创新意识,精通数学、统计、计算机、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科技人才,熟稔金融交叉业务、混业经营,具有较强金融监管和风险防范能力的金融管理人才尤其缺乏。

基于全球资源配置中所需的紧缺人才编制开发目录,指导相关高校与行业培育、引进和储备一批顶尖人才。比如,支持浦东新区与共建“一带一路”国家高校、科研机构、企业合作建立青年科创人才联合培养机制,鼓励企业建立国际人才培养基地和协同创新中心,吸引优秀青年人才来华学习交流和创新创业;优化企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规划布局,完善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工作站—独立站”全链条工作机制。

第四,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协同发力。

一方面,本着统一市场的原则,平等保护各类市场主体合法权益,释放市场活力和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持续完善资本要素、能源要素、人才要素、技术要素、数据要素和资源环境要素等市场体系、产品体系、机构体系和基础设施体系,形成“做强一批、带动一片”的良好示范效应。同时,在全国统一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基础上,围绕破除壁垒、开放场景、升级体系、优化环境等因地制宜探索放宽市场准入的特别措施。

另一方面,加强政府部门、用人主体、科研院所、高等学校、社会组织等的统筹联动作用,统筹推进全球资产管理伙伴计划和国际经济组织集聚计划,增强全球资源定价权和影响力以及对要素、流量的管控力和增值力。

(作者分别为上海财经大学常务副校长、二级教授,上海财经大学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