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历代名人廉政故事】弹劾和珅的管家,被嘉庆帝称作“不愧诤臣”,他是……
2020年12月3日 10:44
分享到:

  WDCM上传图片

 

  曹锡宝(1719—1792),字鸿书,又字剑亭,清江苏上海(今上海市)人。乾隆初,以举人考授内阁中书,任军机处章京。乾隆二十二年(1757)中进士,授庶吉士。乾隆三十年(1765)改任刑部主事,再迁郎中,后补国子监司业无期,特授陕西道监察御史。生性坦率,胸有大义,刚直不阿,独劾权奴。

 

  WDCM上传图片

  曹锡宝像

 

  上疏弹劾和珅管家

  和珅是乾隆时期的重臣,任文华殿大学士、领军机大臣等重要职务,封一等忠襄公,揽权纳贿、贪污腐化、结党营私,无所不为,朝野忌惮。

  和珅当权期间,举朝无人敢于纠劾。和珅的管家刘全借机营私,衣服、车马、居室均逾制。

 

  WDCM上传图片

  恭王府

 

  乾隆五十一年(1786),时任陕西道监察御史的曹锡宝上疏,弹劾和珅家人刘秃子恃势营私,衣服、车马、居室逾制,怀疑其借主人名目招摇撞骗;痛斥刘秃子本系车夫,洊管家务,服用奢侈,器具完美,苟非侵冒主财,克扣欺隐,或借主人名目招摇撞骗,焉能如此?

  当时,乾隆帝正在热河,即以疏中内容责问和珅。和珅称,刘秃子名全儿并无秃子之名,其平时对家人戒约甚严,但也难免家人日久生事,请皇帝严察重惩。

  识人不淑 郁郁而终

  曹锡宝上疏弹劾前,将此事告知其南汇同乡侍郎吴省钦。吴省钦得知此事后,即派人告正在热河陪伴乾隆帝的和珅。

  和珅马上令刘全毁掉居室,凡是逾制的衣服、车马全部处理。刘全处理完毕后也到热河,以应皇上查问。

  乾隆帝命令留京办事的大臣召曹锡宝询问,又令步军统领派遣官员随同曹锡宝同去刘全家察视,但查无证据。

 

  WDCM上传图片

  翁方纲、蒋士铨、曹仁虎等题 董椿[清]绘 听泉图

 

  乾隆帝认为,曹锡宝之劾刘全本意欲参劾和珅,旁敲侧击,或者是受人指使公报私仇,或者是因刘全向其索要关税较重而心怀怨恨。

  乾隆帝又说,不能因“一虚言而欲治和珅,更非欲为和珅开脱”。他在一份手诏中说得更为明确,“若要用臣工不能推诚布公,而猜疑防范,据一时无根之谈,遽入人以罪,使天下重足而立,侧目而视,断无此政体。”下令在京王公大臣不可稍存对和珅回护之意,同时怀疑曹锡宝上此奏为博建白之名。

  在京留守大臣令曹锡宝提供证据。曹锡宝称和刘全并不认识,也不知其在崇文门管理税务,只听说其住屋服用甚是华美,想其为家奴而有此华屋,恐有借主人名目招摇撞骗,因此具奏。

 

  WDCM上传图片

  《嘉庆传奇》视频资料中曹锡宝剧照

 

  因查无实据,曹锡宝自承冒昧。吏部以议奏不实例,上奏将曹锡宝降二级调用。乾隆帝称,其用人行政一秉大公,如和珅有罪自当惩治,但不得以无根之谈而递人以罪。

  乾隆帝指斥曹锡宝所见甚鄙,称如照部议降调亦所应得,只念其御史究属言官,加恩改为革职留任。

  曹锡宝亦知为友所卖,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郁郁而终。

  “不愧诤臣” 嘉庆帝恢复他名誉

  嘉庆四年(1799)正月,嘉庆帝宣布和珅的二十条大罪,下旨抄家,和珅被赐自缢,其家奴刘全也被籍没抄出财产二十余万。

  嘉庆皇帝追思曹锡宝敢言直谏,谕告群臣称:已故御史曹锡宝曾经告劾和珅家奴刘全倚势营私家产丰富殷厚。当时,和珅权倾朝野、声势熏灼,独有曹锡宝不顾一切抗争疏奏,真不愧为诤臣。

 

  WDCM上传图片

  《清实录》

 

  刘全财产竟达二十余万,可见当初曹锡宝的纠劾有据,应该加以奖掖,以表彰直言进谏之士。嘉庆帝下令追赠曹锡宝为左副都御史,其子曹江荫袭中书。

  按惯例,五品以下官员如非殉寇难向无赠官给荫之例,五品官亦无追赠至正三品者。曹锡宝原为从五品,追赠其为正三品左副都御史,实为殊荣。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中有大量篇幅记载曹锡宝弹劾和珅家人之事,《清史稿》中亦有曹锡宝传。

 

  WDCM上传图片

  《清史稿》

 

  嘉庆十一年(1806),嘉庆帝还提及此事,说曹锡宝如果详细上奏和珅犯法款迹,乾隆帝必彻底严办立将和珅惩治,王公大臣投鼠忌器以致和珅益无忌惮骄纵日甚,借此警告内外各大臣奉公守法。

  曹氏原居嘉定,明成化年间(1465—1487)迁居上海老城厢南门梦花街文庙路。其族以嘉定南门“同仁里曹”旧称而称之,居住地名即“同仁里”。

 

  WDCM上传图片

  老城厢南门梦花街

 

  在上海老城厢曹氏原建有“曹氏宗祠”,因而得名叫“曹祠弄”,解放后以谐音改为“曹市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