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越南发布反腐成绩单银行业肃贪显成效
2019年1月27日 09:12

  1月初,越南肃贪领域的主要机构相继总结2018年工作,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指出不足,设定2019年目标。

  越共十二大政治报告曾提出六大任务,摆在前两位的是党建和反腐。自此,越南查办了一系列贪腐大案要案。涉及银行系统,调查人员不断以两大商业银行“大洋银行案”和“越南建设银行案”为切入点,不放过每一条线索,追查每一名嫌疑人。

  勤晒“反腐成绩单”

  去年年底,越南的反腐成绩得到国内外肯定。越南通讯社盘点的2018年十大国内新闻事件中包括 “从中央到地方强力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

  报道说,油气、银行、土地管理、公共资产等领域的多起重大腐败案件以及部分部门和地方发生的消极腐败现象已遭起诉、调查、审理和处置。违法违规者无论是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越共中央委员、省委书记、省人民委员会主席、部长、原部长、武装力量将领,还是各级管理干部,都受到严厉处置。

  去年12月下旬,联合国专家“点赞”越南反腐工作。在河内召开的一场研讨会上,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事处东南亚与太平洋地区反腐败顾问弗朗西斯科·凯基说,越南在践行《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方面取得积极进展,尤其是国会近期通过了《反腐败法(修正案)》。

  新年伊始,越南主要肃贪机构召开总结会。

  越南公安部1月10日召开内部会议,讨论2018年反腐进展、为2019年工作做准备。公安部经济犯罪调查科的反腐“成绩单”显示,过去一年总计追缴2.9万亿越南盾(约合1.25亿美元)腐败分子非法所得。

  公安部长苏林对调查人员付出的努力予以肯定,提醒他们不断熟悉越南共产党和国家政府对腐败活动的界定,并且改善咨询机制,用积极、长期视角从事反腐败调查。

  政府监察总署1月16日召开会议,总结过去一年进展,同时部署2019年任务。会议报告说,总署2018年揭露经济犯罪的涉案金额达14.7亿美元,涉案土地总面积3.4万公顷;它建议收回近30万亿越南盾(约合12.9亿美元)和1000多公顷的土地,建议对超过2000个集体和个人予以行政处罚;同期把96起违规案件移交调查机关处理,涉及151名嫌疑人。

  出席这一会议的越南总理阮春福要求政府监察总署今后直面不足,包括监察时间长,一些地方层面的检举揭发体系太过复杂,一些地方当局被动配合调查检举情况,以及预防腐败难以见效等。

  阮春福强调,监察部门要将监察工作与反腐败、解决投诉举报相结合,本着“零容忍、坚持到底”精神发现并及时严格处理腐败案件,追缴国家财产。

  1月21日,越共中央反腐败指导委员会(简称“指委会”)在河内召开会议,评价2018年工作成果并提出2019年任务。

  指委会成立于2013年,由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兼任委员会主任。

  会议报告指出,2018年,指委会下的各级检查委员会已对涉嫌贪污腐败,出现违规违纪行为的650名党员给予纪律处分;自2016年越共十二大任期开始截至目前,已对由越共中央管理的60多名干部给予纪律处分。

  关于由指委会指导调查的案件,2018年结束对23起、220名涉案人员的调查;起诉20起、251名涉案人员;对23起和304名涉案人员进行初审等,其中包括10起特大案件。

  追查“大洋银行案”

  最近几年,越南的反腐行动主要集中在能源和银行领域,尤其严查大洋商业股份银行(前译“海洋银行”)案,牵出一系列国企贪官和腐败管理人员。

  2015年,大洋银行债务缠身,由中央银行,即越南国家银行接管。根据法院以往判决书,这家银行在贷款、存款使用、提高最高利率等方面存在违规操作,

  越南公安部去年底两次“亮剑”,显现对这一案件的调查力度没有减弱。

  去年12月,公安部逮捕越南石油勘探和生产公司原董事长杜文卿。越南石油勘探和生产公司隶属于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简称“越国油”)。杜文卿涉嫌侵吞这家分公司账户在大洋银行的盈利,总计40亿越南盾(约合17.2万美元)。

  同月,越南船舶工业集团两名高管因涉嫌违法向大洋银行注入资金而遭逮捕,分别是集团前总经理张文线和副总经理范青山。两人滥用职权,批准把越南船舶工业集团的资金存入大洋银行,和越南船舶工业集团原总会计师陈德正一道非法获利450万美元。

  卷入大洋银行案的政商两界官员远不止上述几人。

  去年3月底,河内市人民法院判处原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丁罗升18年监禁,罪名是在一桩牵涉大洋银行的案件中“故意违反国家经济管理规定、造成严重后果”。

  丁罗升属越共“少壮派”,有博士学位,一度是“60后”政坛明星。他2006年至2011年任越国油董事长,后来升任交通部长并当选越共中央委员,2016年在越共十二大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2月出任胡志明市委书记。

  丁罗升2008年“掌舵”越国油期间,在没有获得董事会许可情形下,授意越国油斥资8000亿越南盾(约合3448万美元)购入大洋银行股份。但这笔钱最终因大洋银行经营不善而“打了水漂”。

  越南媒体援引判决书报道,这是一起“特别严重的案件,影响民众信任并给国家造成特别重大损失”,丁罗升身为越国油原董事长,理应承担最主要责任。另因越国油及其分公司腐败案,丁罗升在去年1月被判13年监禁。

  2014年至2015年出任越国油董事长的阮春山2015年7月受公诉,同样牵扯大洋银行案,原因是他涉嫌故意违反国家关于经济管理的规定、渎职和滥用权力导致严重后果。

  据越南媒体报道,阮春山2008年至2010年担任大洋银行总经理,同期兼任越国油高管。也就是在那一时间段内,越国油向大洋银行注入巨资。

  2017年9月,河内市人民法院裁定阮春山三项罪名成立,分别是故意违反国家经济管理规定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滥用职权谋取私利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判决书说,阮春山等人的违法行为共导致损失将近2万亿越南盾(约合8800万美元)。

  法院裁定三罪并罚,判处阮春山死刑。同一案件中,大洋银行原董事长何文深被法院判处终身监禁。

  深究“越南建设银行案”

  越南经济近年快速增长,在东南亚国家中名列前茅,但反腐形势依然严峻。一家国际腐败监督机构评定的2017年全球清廉指数显示,越南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07位,在东南亚地区处于“队尾”之列。

  银行系统被视为主要薄弱环节。从2010年开始,越南银行系统因一系列管理不当、违规放贷的丑闻而陷入动荡,并持续遭受不良贷款之痛。监管机构迄今仍在追查最近10年间数起丑闻的罪魁祸首。

  近几年,越南建设股份商业银行(简称“越南建设银行”)同其他银行机构以及29家私营企业之间的非法信贷项目一直是越南司法机构的重点调查对象。这些私营企业无法偿还贷款。越南建设银行最终于2015年由央行接管。胡志明市司法机构发布的公报显示,这一非法和不良信贷案导致的损失非常大,对整个银行系统构成影响。

  2016年,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对越南建设银行腐败案作出指导意见。2017年4月,阮富仲在越共中央反腐败指导委员会常委会会议上要求严肃处理金融大案。

  去年7月初,越南国家银行原副行长邓清平获刑3年监禁。他曾经负责对越南建设银行这一弱势银行进行结构调整,但恰恰在此期间有渎职行为。

  邓清平是因越南建设银行案而落马的最高级别金融系统官员。他获刑也印证了越南政府2017年9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结果。报告说,越南央行2010年至2015年存在多种违规行为,例如对职员的违规操作视而不见、没有对高危企业发布破产风险警告、违反多项反腐败法规等。

  去年8月初,46名前任银行高管和商人获刑,包括越南建设银行原董事长范功名被判20年监禁。

  范功名2016年已经因导致越南建设银行损失4亿美元等罪行而获刑30年监禁。

  去年11月,越南第二大上市银行越南投资发展银行原董事长陈北河遭逮捕,所涉罪名是“违反银行运营规章”,违规向越南建设银行提供2.07亿美元贷款。

  同月,胡志明市一家法庭判处越南建设银行前总顾问华诗攀30年监禁,原因是他侵吞这家银行2.78亿美元资产。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