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不断提升反腐败工作法治化规范化水平 ——读《美国的腐败:从富兰克林的鼻烟盒到联合公民胜诉案》
2019年10月10日 08:57

  WDCM上传图片

  美国学者泽菲尔·提绍特所著的《美国的腐败》,聚焦政治腐败这个主题,详细记述了美国建国以来的反腐败立法进程,介绍了亚祖案、联合公民案等经典案例,提出腐败是政治肌体的癌症、腐败导致美国的民主正在“失去”、回归美国传统反腐观等重要观点,对推进中国反腐败斗争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更加坚定反腐败斗争的制度自信。美国在建国后的200年间,坚持广义反腐观,认为“私利影响公权力的行使”即是腐败,但从20世纪70年代起逐渐曲解腐败概念,联合公民案的判决将腐败定义为“贿赂”,麦卡钦案的判决表明宪法认定的唯一的腐败形式是“利益交换”。狭隘的反腐观为美国的院外游说、“旋转门”等政治腐败披上合法外衣。近年来美国腐败概念的日益狭隘化、政治献金限额的取消以及一系列现实案例表明,西方所谓“宪政”“三权分立”“多党制”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尤其是政治腐败问题。总结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的成功实践,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始终与各种形式的腐败水火不容、坚决斗争,这是我们根本的制度优势。要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关于全面从严治党、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重要论述,始终坚持党对反腐败工作集中统一领导,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反腐倡廉道路。

  持续推进反腐败工作法治化规范化。19世纪是美国经济高速发展和现代化加快推进时期,也是腐败最严重时期,史称“镀金时代”。正如美国学者亨廷顿所说,腐败程度与社会和经济迅速现代化有关。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针对政治机器垄断职位任命的局面,出台了彭德尔顿法;针对贿赂盛行问题,出台了反贿赂法;针对选举中的腐败,出台了蒂尔曼法、联邦反腐败行为法等一系列反腐法律,将美国经济与社会发展逐步引入法治轨道。美国走出腐败高发期的一条重要经验,就是随着现代化进程的推进不断健全法律制度。要深入把握我国发展阶段性特征,坚持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反腐败,加强反腐败国家立法,健全完善监察法及相关配套法律,依规依纪依法办事,让法规制度刚性运行,不断提高反腐败斗争的质量和效果。

  健全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作者认为,明示规则对防止腐败具有重要作用,是“根本而必要的美国目标”;维护团体利益不应以牺牲公共利益为代价,反对以社会多元化为借口、用团体利益来掩盖腐败,希望“从根本上改造权力机制”。这实质是为了减少私利对公权力干扰,防止权力沦为只为小集团和派别利益服务的工具。我们党全面领导、长期执政,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对公权力的监督,推进反腐败斗争,加强监督、从严监督至关重要。要按照党的十九大要求,不断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党内监督同国家机关监督、民主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贯通起来,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钟纪言